首页 > 文史 >

小说许南歌霍北宴免费阅读-小说许南歌霍北宴全文在线赏析

发布时间:2024-02-12 15:53:11来源:本站原创

78. 打脸!

许茵整个人都懵了,震惊的愣在原地。

宋小姐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!

她慌乱的攥紧了手指,这一刻只想逃离!

宋诗诗是有些害怕的,丈夫和婆婆的背叛让她极其不自信。

可在哥哥温和的声音指导下,她抬头顺着宋锦川的指引看过去,本以为会看到那个面目可憎的女人,却没想到会对上了恩人的那张冷脸!!

宋诗诗瞬间有点懵。

许南歌则看着她:“诗诗,我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,或者是说错了什么话,竟让你这么恨我?”

宋诗诗:??

她茫然无措的摆手,“没有,我,我……”

宋锦川安抚着她:“诗诗,不要怕,有什么话可以大胆的说。”

这话刚落下,宋父就直接一巴掌拍在他头上:“锦川,你是不是指错了人?这是恩人许小姐!”

宋诗诗立刻点头。

“什么?”

宋锦川微微一愣,看向许南歌,就见女人满脸冷意夹杂着怒意,一双眸子清清冷冷的注视着他们。

他又看向许茵,果然见她眼神闪烁,整个身体都在颤抖……

宋锦川猛地明白了什么!

他指着许茵对宋诗诗询问:“诗诗,告诉我,她是谁?”

宋诗诗看过去,旋即立刻收回视线,直接摆手道:“哥,你快点帮我将她赶走,我不想看到她!”

这幅态度……很明确的说了答案!

宋锦川面色大变,恍然道:“所以,许南歌是救了你的恩人,许茵才是那个对你见死不救,还落井下石的恶毒女人?!”

宋诗诗立刻点头。

两人的对话,清晰的落入周围所有围观人员耳中。

大家都听明白了怎么回事,旋即一个个震惊的看向许茵和霍子辰。

霍子辰此时也瞪大了眼睛,满脸不可置信,他慢慢扭头看向许茵,却见她面色苍白,已经没了血色。

整个现场一时间都安静下来,刚刚那些指责许南歌和霍北宴的高管们,此刻安静如鸡。

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在此刻乍然响起:“宋总,到底是谁识人不清?”

霍北宴态度浅淡,语含讥讽:“你应该去医院挂个眼科。”

宋锦川嘴巴动了动,诺诺不敢言。

江英桥也阴阳怪气道:“以后可别烂好心去救人,免得不明就里,被人截断了原材料……哦对了,宋总刚说要让许小姐在国内都买不到,这就是宋家对恩人的态度吗?”

宋锦川立刻看向许南歌,面上带上了浓烈的歉意。

这段时间,他一直对许茵不满,是因为许茵向他提出了各种要求,可原来真正的恩人从来没有挟恩以报!

他直接道:“许小姐,是我瞎了眼,你的原材料我一定会让人如数奉上!”

“……哦,好。”

许南歌面上的恼怒已经消失,当明白真相后,她甚至有些哭笑不得。

她实在没有想到,许茵竟然会无耻到去冒领功劳!

她也没有乱生气,宋锦川不过是被她骗了……但这人脑子和眼神不太好,以后还是少合作吧。

宋锦川道歉后,这才想到了罪魁祸首,立刻恶狠狠看向许茵所在的地方,本想找她算账,可这一看过去,却发现……许茵不见了?

他蹙眉,语气阴沉道:“许茵呢?”

“刚跑了……”    宋锦川只能恶狠狠看向霍子辰:“小霍总,这件事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!”

江英桥趁机道:“小霍总,你也太心急了,才刚毕业多久,就恨不得马上在霍氏集团立足,但咱也得凭真才实学不是吗?怎么总是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?”

这话一出,周围众人纷纷议论:

“上次南博士的事情也是这样,他靠着南博士升职到副总,可最终发现,南博士其实是霍总的关系……”

“我算看明白了,这次又打算靠着救命之恩,升职到总经理呢!”

“也太无耻了吧。”

“原来许茵一直都是在抢夺别人的功劳,反而这位许小姐,不争不抢的,原来帮了我们这么多……”

“宋总这下在霍总面前可抬不起头来了,刚霍总说他要去挂眼科的时候,他一句话也不敢反驳,以后合作起来,怕是更方便了!”

“……”

周围人的视线和议论让霍子辰只觉得如芒在背,他解释道:“我不知道是这样,这件事是许茵做的,跟我没关系,我也是被她给骗了!!”

可惜,没有人会相信。

毕竟夫妻一体,两人刚刚还高调订婚!

宋锦川深吸一口气,看向霍北宴:“霍总,我收回签约时对你提出的那个建议,并要求我们宋家和霍家合作的项目,拒绝小霍总参与!”

霍北宴仍旧淡淡道:“好。”

他扫了周围人一眼,直接道:“霍子辰升职项目部总经理提案取消,并且将他研发部副总经理一职革职,诸位可有意见?”

众人纷纷摇头。

而霍子辰只觉得脸上如同被人狠狠打了几巴掌!

他紧紧攥住拳头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最后只能羞辱的转身离开。

“恩人!”

宋诗诗小声喊了一句,就来到许南歌面前,眼中带着泪几乎都要哭了:“我哥真是太笨了,竟然把你们认错了,他还说帮我报仇了,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?”

许南歌瞥了宋锦川一眼,见他虽然故作镇定,可慌乱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,还是暴露了他的紧张。

她勾唇一笑,淡淡道:“没有。”

宋诗诗立马松了口气:“那就太好了。”

宋锦川则微微一愣,看许南歌的眼神里则多了些感激之情。

旋即,他眼神里又闪过一抹阴沉。

他看向霍北宴:“霍总,刚刚那个许茵住在哪里?做错了事情,总要付出代价的!”

霍北宴眯了眯眼睛,对身后的叶晔点了下头:“去帮一下宋总。”

“好。”

另一边,许南歌低头,和宋诗诗轻声细语的说话。

宋父目不转睛的盯着许南歌看着。

宋母戳了他一下:“老宋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宋父眼睛一亮:“我想起来了,怪不得我总觉得许小姐长得眼熟!我知道她是谁的女儿了!”

话落,他径直走向许南歌:“许小姐,你母亲是不是姓南?”

(责编: chaolin)

免责声明:本文为转载,非本网原创内容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