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文史 >

新书热荐免费小说许南歌霍北宴全文完整版-小说许南歌霍北宴已完结全集大结局

发布时间:2024-02-12 16:02:48来源:本站原创

79. 南靖书

许南歌一愣,她摇了摇头:“不是,怎么了?”

许夫人倒是姓南。

宋父却一愣:“不是?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
她这眉眼,还有脸庞,简直跟他认识的那人一模一样!完全就是年轻时的她!

许南歌顿了顿:“没有。”

宋父皱起了眉头,一脸的失望:“哦哦,那可能是我想多了。”

许南歌也没在意。

旁边的宋母却忍不住掐了宋父一下,小声道:“许小姐长得像谁?看你这幅样子,难不成是你的白月光?”

宋父立刻求饶,也低声回答:“哎呀,你轻点,别乱说话,那是一位长辈!她姓南,她的女儿也姓南,许小姐这长相,我还以为那位长辈是她外婆……”

宋母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急忙道:“谁让你一副失望的样子,我能不多想吗?”

宋父哭笑不得:“那位长辈,还是我年轻时候见过的了,她的风采是让人见之不忘的,你如果见过她,也会像我一样的……”

宋母好奇道:“谁啊?在京都吗?”

“当年只是在京都定居,现在不知道在哪儿。”宋父摆了摆手:“这几年都没听过她的消息了。”

宋锦川从叶晔那边打听到许家的消息后,走过来道:“爸,我等会儿去一下许家,他们家的女儿如此欺瞒戏弄我,必须要去找他们要个说法!”

宋父嘲笑了他一句:“我们阅人无数的宋总,竟然也有被骗的一天。”

他看向许南歌,询问道:“不知道这位许小姐,在你眼里是什么人呀?还让不让诗诗和她来往?”

宋锦川脸色涨红,没说话。

宋母却看着站在远处的霍北宴,默默叹了口气,没说话。

宴会很快到了尾声,大家开始陆续离开。

霍北宴亲自送宋总一家四口出门。

宋锦川神色已经恢复温和,有着强大心理素质的人,笑着和霍北宴寒暄两句后,一群人在停车场告别。

许南歌也来送宋诗诗。

坐在轮椅上的女孩,哪怕结婚又离婚了,也就像是个小孩子似得拉着她的手依依不舍:“回医院了,你一定要来看我,我明天就走了。”

宋母哭笑不得:“回京都后,你好好配合治疗,等你身体好了,就可以来找许小姐,现在交通这么便利,你怎么搞的好像生离死别似得。”

宋诗诗被说的有些羞涩。

许南歌也莞尔一笑。

其实她挺喜欢宋诗诗这个女孩的,她被家里养的很好,心思纯真良善,一看就是在关爱中长大的幸福小孩儿。

是她最羡慕的人生。

许南歌敛眸道:“明天我去送你。”

宋诗诗这才满意,被宋锦川抱上车。

宋父对宋母道:“你带诗诗回去,我和锦川去一下许家。”

许南歌顿时蹙起眉头。

宋家被许茵哄骗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找上门也无可厚非。

她沉思下,还是开口:“宋伯父,我和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她不是去拦着宋家人找许茵麻烦,毕竟她也是受害人,没有那么圣母。

只是放心不下许夫人的身体。

宋父当然同意:“好。”

霍北宴听到这话,走上前来对许南歌说:“我送你。”

但这话刚说完,叶晔就弱弱的提醒道:“老板,那个,您等会儿还有个国际会议……”    霍北宴抿了抿唇,似乎还想坚持。

许南歌急忙道:“不用送……”

宋锦川也开口:“坐我们的车就好,回医院也顺路。”

他看了一眼许南歌,又立刻抽离了视线。

霍北宴眸光深了深,视线落在许南歌身上,今天的她实在过分漂亮……

他冷笑道:“还是算了,宋总眼神不好,我怕你开车看不清路。”

宋锦川:??

他再温和也是有脾气的,面色冷下来:“宋家还不至于连个司机都请不起,霍总说笑了。”

霍北宴还想再毒舌两句,江英桥跳了出来:“我送许小姐去吧,刚好顺路。”

表哥和宋家的关系刚有所缓解,可别再闹了!

这么多霍氏集团的高管们看着呢!

霍北宴点头,算是勉强同意。

许南歌就跟着江英桥,上了他的车后座。

车子启动后,江英桥看看车外后视镜中的霍北宴,又看看车内后视镜中的许南歌,他咳嗽一声,忽然问道:“你和我表哥,到底什么关系啊?”

许南歌挑眉。

江英桥就又道:“我提醒你啊,我表哥结婚了的,虽然那个表嫂我还没见过,但是两人结婚两年,感情一直很好,你可别一小心就被小三了。”

许南歌:“……”

她摸了摸下巴,似笑非笑道:“那你知道,他法律上的妻子是谁吗?”

“谁?”

许南歌眨了眨眼睛:“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英桥怪笑两声:“南博士,别跟我开玩笑了,表嫂在国外留学呢,怎么可能会是你!”

许南歌没再说话。

他们和宋家的车子一起来到许家。

下了车后,许南歌率先进门,想先给许夫人打个招呼,免得宋家气势汹汹,让她没有心理准备。

她脚步匆匆,刚进客厅,万万没想到迎面竟是一个响亮的巴掌!

“啪!”

许南歌侧着头,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,嘴巴也充斥着一股浓郁的铁锈味,有血丝顺着嘴角流出。

许文宗怒气冲冲站在她面前,“孽障,你为什么抢你姐姐的功劳?!你就是嫉妒她,想要让她被霍家退婚!”

“……”

许南歌眼神里的惊讶一点点褪去,舌尖舔舐了一下唇角,将口腔里的血沫尽数吞下,心中一片冰凉。

她看到许文宗身后,许茵正坐在沙发上哭的眼圈通红。

和善温婉的许夫人则走过来,她也是一脸惊愕:“文宗,你干什么!怎么能只听茵茵的片面之词,就对南歌动手?!”

许文宗则道:“阿书,我不管真相如何,我只知道,茵茵才是你和我的女儿!她是个私生女,被许家养大,就应该在外面维护茵茵的颜面!”

话落,宋家父子两人带着保镖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。

许文宗见状,下意识将许夫人护在身后:“你们是什么人?怎么能私闯民宅!”

宋锦川神色冷厉,正要说话,宋父已经看到了许夫人,当下惊讶的喊道:“……婧书?你是南靖书?”

(责编: chaolin)

免责声明:本文为转载,非本网原创内容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